俩人右,挨的很近,殷红豆道了开始,两人便齐从入口寻找出路。
  殷红豆有心要赢,故意画的有点儿难,不过也不敢太难,否则赢的太早,傅慎时颜面扫地,恼了,没银子又要挨罚,可就得不偿失。
  圆桌前,殷红豆找出口心切,脑袋埋得低低的,脸都恨不得戳桌面上去。
  傅慎时则坐得很直,只稍稍低头,视线留在宣纸纸面上,左手把玩着炭笔,随意地瞧了殷红豆眼,见此状,便用笔头戳着的额头往上抬,冷声道:「不想要眼睛,我就给你挖出来?!?br />  殷红豆立刻端正坐姿,撇撇嘴,富家公子就富家公子,弯腰驼背都能碍着的眼。
  插曲过,二人又继续找出路。
  不过炷香的功夫,两人都心中有了数,正要同时落笔之际,廖妈妈进来了,见傅慎时与殷红豆坐在块儿,好奇地走过去,问道:「这呢?」瞧见纸上并不齐整好看的纹路,皱眉道:「这花样子?我怎从来没见过?!?br />  傅慎时抿掉嘴边的淡笑,道:「这叫迷宫,红豆教我的?!?img src="/img.php?url=4mx2" />看着殷红豆继续道:「不止教我迷宫,还跟我比赛,不止跟我比赛,还跟……」
  殷红豆猛然站起来,插话道:「那……廖妈妈,我想起来了,有件事儿还没跟您呢?!?br />  廖妈妈愣然道:「事儿???」
  殷红豆拽着廖妈妈就往外走,走到门口,悄悄回头,皱巴着脸,哀怨地瞪了傅慎时眼,立刻又回头同廖妈妈道往外去,不知道了些,过了会子才回到书房。

  待回去的时候,傅慎时已经找到了出路,殷红豆气愤道:「六爷您怎能耍赖呢!」
  傅慎时冷哼声,道:「就准你使诈,我就不能使使手段?」干净的手指捏着黑色的炭笔,以笔尖指着殷红豆画的那半边迷宫——入口和出口竟个地方,这可次见到这种情况,也险些蒙蔽了。
  殷红豆扯着袖口,垂着头,底气不足道:「这算使诈呀……」只不过画了个从前没出现过同样类型的迷宫而已。
  傅慎时往轮椅边靠了靠,眼尾抬起,直直地看着道:「你输了?!?br />  殷红豆鼓鼓嘴,道:「好吧,奴婢输了,六爷想问便问吧?!?br />  傅慎时想了会子,最却道:「我暂时不想问,待我想问的时候,再问你?!?br /> 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今会因这个赌约问那样的问题。
  殷红豆眼睛有些干涩,朝外看了眼,天色渐渐要黑下来了,便道:「奴婢出去看会儿,六爷您也歇歇眼睛,改明儿再玩?!?br />  傅慎时抬抬手,示意时砚推去书桌那边。
  初秋季节多雨,不会子落了场骤雨,雨水哗啦啦地砸在灰瓦之上,沿着凹槽路滑落,像条细线样直直坠下,汇聚在廊下的沟里。
  场瓢泼大雨,第二天便晴朗起来。
  下过雨的天儿,愈发清新明朗。
  殷红豆自第次跟傅慎时赌就输了,便没再主动邀比赛,眼看着明天就九九重阳节,便忙活起打扫屋子和插茱萸的事儿。
  忙过了上午,下午丫鬟起坐在厢房的廊下,脚边摆着好几个笸箩,里边放着针线,边做针线活儿,边闲聊。
  傅慎时身上的东西都针线房上和廖妈妈有空做的,廖妈妈做的很好,但针线房上的人没办法近的身,只能做个大概,其实并不那舒服。
  丫鬟翠叶有双巧手,很擅长做鞋子,粗胖的手上戴着顶针,低头纳鞋底,道:「我观察过,六爷有的鞋子不大好,估摸着穿着挤脚,不过我可不敢给六爷做鞋,红豆姐姐,你要得空,可以给六爷做双好鞋穿穿,你做的六爷肯定穿?!?br />  翠竹也道:「翠叶,红豆姐姐做的,六爷肯定穿?!?br />  丫鬟打趣,而真心实意地,殷红豆倒也不好驳了,只能厚着脸皮道:「叫你笑话了,我不会做鞋,实际上我连针线都不太会,前儿有件衣裳炸线了,都翠微给我缝补的呢?!?br />  极少摸针线,何谈做鞋。
  在大业,姑娘家不会女红的还真极少数,丫鬟人忍不住笑了起来,不过也不取笑,只觉得意外和好笑而已。
  翠叶将鞋底翻了个面儿,道:「红豆姐姐,我教你吧!」
  「好呀!」殷红豆认为,这还门实用技术,可学。
  翠叶放下手里的鞋底子,正要挪动杌子坐到殷红豆那边去,正好瞧见翠竹在绣荷包,定睛瞧,好像鸳鸯荷包,便打趣道:「翠竹,你这要给谁的呢?」
  翠竹红着脸,别过身子道:「要你管!」
  翠叶看着殷红豆道:「红豆姐姐,你先从绣荷包学起吧,这个比做鞋容易,倒正好跟着翠竹学?!?br />  殷红豆也凑过去看翠竹绣的鸳鸯,虽看不出绣技高低去,却觉得家伙灵动可爱,时来了兴趣,便道:「我要学这个,就教我这个?!?br />  翠微给殷红豆找了个素净的料子,又替配好了线的颜色。
  三个丫鬟起,七嘴八舌地教殷红豆怎刺绣。
  坐了下午,殷红豆在丫鬟的揠苗助长之下,总算有所成,对鸳鸯——大约叫鸟更合适,倒也有几分像样子了。
  天色尚未黑,丫鬟却累了,道起来伸懒腰,廖妈妈大步走过来,找殷红豆交代明儿重阳节的事儿,不料却看到鸳鸯荷包,从翠竹的手里拿过荷包,立刻板着脸,斥道:「这回事?」
  糟糕!丫鬟没有权利思春的,便露出丁点那个意思都不行。
  殷红豆立刻打起精神,本正经地答话道:「廖妈妈息怒,就学个花样子,倒没旁的意思?!?br />  时砚推着傅慎时出来透透气儿,见着廖妈妈在训话,丫鬟在厢房的廊下站成排,殷红豆竟也在其中,便走过去问道:「怎回事?」
  廖妈妈当即缓和了脸色,笑道:「丫鬟绣荷包玩呢?!?br />  傅慎时慢慢地靠过去,盯着殷红豆手里的荷包,道:「我看看?!?br />  「……」
  殷红豆脸色涨红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  绣的玩意怎能给人看??!
  而且还鸳鸯的。
  不过这种款式的鸳鸯,傅慎时应该看不出来吧。
  殷红豆这安慰自己。
  【卷完】
  注:相关书籍推荐:
  01、《丫鬟贵不可言 卷》作者:吟雪
  02、《丫鬟贵不可言 卷二》作者:吟雪
  03、《丫鬟贵不可言 卷三》作者:吟雪
  04、《丫鬟贵不可言 卷四》作者:吟雪
  【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,豆豆阅读网(//www.wyta.net)】
  【豆豆阅读网电脑站: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www.wyta.net;手机站:m.www.wyta.net)】
  【豆豆小说公众号】
  01、添加订阅号(ddshunet),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;
  02、添加公众号(ddxsw),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,作者授权,完全正版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

  •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2019-05-10
  • 不服来战!武汉除雪“神器”陆续出动 大雪认怂 2019-05-10
  • 进编制、最好是提干、这依然是大家的就业选择。公有制体制面临大革命了。有效释放进入体制享福的劳动力。 2019-04-20
  • 母爱延绵 “妈妈走了,我要把店开得更好!” 2019-04-13
  • 西宁市城西区政企联合招商中心暨绿地分中心揭牌成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4-13
  • 是时候收拾你的行李箱,准备时髦旅行了! 2019-04-12
  • 好的哥找行李失主,行李失主找“记者帮” 2019-04-12
  • 专题:信仰凝聚力量 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2019-04-08
  • 从房价多年以来的变化,是说明了这个问题的!…… 2019-04-07
  •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、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喻国明做客人民网 2019-04-07
  • 蔡英文赴美演讲就是要与大陆军事摊牌? 2019-03-29
  • 小心“互联网+旅游”的这些坑 2019-03-19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法国前政要:中国已成为促进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 2019-03-03
  • 擎画新时代 奋斗出幸福 2019-03-03
  • 重庆奉节羊市镇“里程长”上岗 小镇大变样 2019-02-28
  • 易网重庆老时时彩开奖 北京pk冠亚和值预算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赚钱 中国重庆幸运农场 斗牛视频 七乐彩开奖 河北时时彩 北京赛车是正规彩票吗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500期 澳客比分直播 七乐彩复试投注金额及兑奖表 双色球开奖号码 足彩技巧总进球数技巧 彩票销售管理系统 福彩3d布衣天下 西藏生肖时时彩开奖